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二手房        2019-11-04   来源:解忧王姑娘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在美国,搬家时可以整栋房子搬走。图/KVLY-Valley News


中国人强尼的工作是帮老外搬家。

他接触过不同年纪、长相、职业、国籍的老外,在帮他们把东西运回国或者运送至下一个外派国的过程中,强尼看到了外国资本、文化和普通人进入并尝试融入中国社会的过程时,所产生的奇妙化学效应。


吊坠、瓷砖、兵马俑——这是福建人强尼第一次上门给老外搬家时,对方反复强调“一定要带走”的三件东西。

那还是2008年,强尼第一次进入国际搬家行当。他的第一单是去广州金湖花园别墅,给一个在广州工作的外企高管搬家。对方是美国人,大包小包地装了10个纸箱后,他嘱咐强尼,一定得把一块墨绿色的水晶吊坠、一小箱打包好的瓷砖和一套开始变色的兵马俑“小心装好”。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不是这种兵马俑就好......


“为什么要带兵马俑?”强尼问。

对方说,以后看见兵马俑,就会想到在中国的3年外派时光,同时也把一张崭新的一百元人民币放进了钱包。“他说人民币也要珍藏,特意换了张新的。”

中国人强尼的工作,是每天和在中国居住的外国人联系,帮他们搬家。他接触过不同年纪、长相、职业、国籍的老外,在帮他们把东西运回国或者运送至下一个外派国的过程中,强尼觉得自己看到了外国人在中国生活的一些现状,也透过这些现状,看到了外国资本、文化和普通人进入并尝试融入中国社会的过程时,所产生的奇妙化学效应。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2018年5月20日,加拿大蒙特利尔,国际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将家具搬上车,并送往海关。
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
“他们只需在朋友圈子里吆喝一声,

我们的单就会源源不断”


强尼很看重自己的这个外国名。

“试想一下,你面对一群老外,对方如果天天喊你的中文名估计累得够呛,如果你是杰克、保罗或者是像我一样的强尼,那就不一样了,对方会把你当自己人,单也会刷刷地走起来。”

强尼把一次搬家称为“一单”,这是国际搬家业内的行话,而强尼所在公司负责的,是法国某个搬家公司在中国华南区的总业务,辖区涵盖广州、深圳等珠三角中心城市。每次一有外国人掏钱请强尼和同事去搬家,他们都会彼此打趣:“哟,又来了一肥单啊!”

在成为一家专业国际搬家公司的过程中,强尼所在的公司不断引进先进搬家设备,包括最新款的高空起重吊机和楼房吊运机等,用于拖运外国客户可能需要搬运的大件物品,比如沙发、钢琴、浴缸等。

10年前刚入行时,强尼被师傅带着,开着运货车,拉着一卡车的纸箱、胶带、清单和小推车,一趟趟地往老外家里跑。那时他们在广州总去两个地方,一个是越秀区的二沙岛,风景秀丽,环境优雅,配套完备,是驻广州的外国领馆工作人员的聚集地;一个是白云区的金湖花园,依山傍水,距天河区CBD不到半小时车程,是外企高管的居住首选。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搬家工人正在小心翼翼地搬运一架钢琴。图/全景


在搬家的过程中,强尼一直担任leader(领导)这个角色。拿强尼所在的国际搬家公司来说,每一次搬家,公司一般会派出5人组成一个小组,其中有1个leader、1个跟单员、3个执行员。执行员负责具体打包和装箱,跟单员则在进门后对客户的打包清单进行一一核对、确认,并在装箱过程中记录打包箱的编号——这在搬家过程中至关重要。如果编号被弄乱,客户很可能在收件时无法辨别物件的具体种类,一些易碎、易破的打包箱也就无从查找。

一个搬家小组里,leader的角色不可或缺,他们需要带队入户,和外国人沟通搬家事宜,并向客户讲明预算、流程、船期/航期等细节。leader通常精通外语,像强尼这样在国外留学过,对外国人思维模式和处事方式比较熟悉的leader,都能在搬家的过程中和外国人“聊个几毛钱的”,“没准老外聊嗨了,还能给你点儿小费”。

和外国人交往时左右逢源,强尼为的倒不是小费这么简单。据他介绍,连接搬家公司和外国客户之间的重要纽带,就是那些在公司“下过单”的外国客户。简单点说,就是那些搬过家的外国人,向仍在中国的外国朋友推荐某家公司,以此形成一个以口碑和好评率为基准的“接单”良性模式。

“在中国的外国人也有自己的朋友圈,如果一家公司的搬家服务让他们满意,他们只需在朋友圈子里吆喝一声,我们的单就会源源不断。”强尼说。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在中国帮老外搬家,要靠口碑传播。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
“很多时候是我在评论,

他在一旁边听边笑,就是不说话”


尽管能和外国人“聊嗨”,但刚入行时,强尼被师傅警告过,原因就是和老外“走得太近”。

“国际搬家行业的行规,就是不能和老外走太近,也不能和他们聊太多。”强尼说。

曾在深圳某外企工作的法国人帕特里斯还记得,自己当年从深圳搬去新德里时,找的是强尼所在的搬家公司。“强尼很开朗,但他很有分寸,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像个平易近人的外交官,生活、美食、旅行、育儿,这些话题他都能聊出花儿来,但一谈到社会热点话题,他就显得很谨慎,很多时候是我在评论,他在一旁边听边笑,就是不说话。”

用强尼自己的话说,国际搬家行业受国际事务和经济环境的影响“说大也大,说小也小”。有时候,一项公共政策或者地方主官的一句话,就能让一部分老外搬进或者搬出。但不管是搬进还是搬出,搬家公司还是能稳定接单,业务量也就自然不用发愁了。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一家国际搬家公司正在装载客户的物品。


搬家过程中,强尼也格外注重保护客户的个人隐私。在与外国客户交往的过程中,他已经摸清了不同职业外国人的性格特征和处事特点。

领馆的老外细心谨慎,他们总会就一些材料的安全问题反复提问,比如“这几个文件夹你们会做特殊运输处理吗”“我的个人信息在清关后会不会有泄露的风险”“万一重要文件丢失,你们的赔偿机制会怎样进行后期跟进”,等等。

金融行业的老外随和、健谈,但冷不丁问你的几个问题,也许就会在细节上吓到你,比如在和你拉家常、谈起家里请保姆打扫卫生的同时,突然向你抛出几个关于物流保险的问题,让你不得不来一次脑筋急转弯。

建筑、工程界的老外相对讷言,但他们普遍对一些搬家和搬运细节感兴趣,比如他们经常问的几个问题就有:“你们打算怎样填满这个打包纸箱”“运货车路上遇到颠簸怎样减震”……

在中国做外教的老外普遍活泼、亲和力强,能做到无话不谈。“精力特别旺盛,比如他们会在聊儿童教育的时候,给你做动作演示一遍,有点情景再现的意思。”强尼说。

而来自不同国家的外国人,搬家时携带的物品也各不相同:

美国客户喜欢仿古家具,比如传统的中式沙发;法国客户喜欢石头、石雕、石狮子;非洲客户喜欢富丽堂皇的、流光溢彩的装饰,“尤其是特别浮夸的造型,喜欢把自己家打扮得像皇室一样”。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帮老外搬家,强尼认识了各类外国人。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
“搬家时他一边打包,一边抹眼泪”


2013年,帕特里斯的公司搬离深圳,迁往无论是土地还是人工成本都更低的印度新德里。

帕特里斯在2010年从波尔多来到深圳。作为公司总部在中国分公司的副主管,他每月收入不菲。“拿两份工资,一份基本工资+绩效,一份外派的差旅补贴。深圳的物价比波尔多低,所以我当年在中国的生活质量其实挺高。”

“来深圳3年,好不容易适应了当地的生活节奏,公司突然就要搬去印度了。”帕特里斯说。

从业十余年间,强尼一直对外国人搬离中国的原因感到好奇。合同到期的情况普遍存在于外国使/领馆和外企中,而那些来中国城市做私人生意的外国人,去留则完全取决于全球经济形势。

“我接触过好几个自己来广州做小本生意的老外,加了好几个本地生意人的微信群,天天用拼音输入法在群里问这问那,来了几个月,都已经学会‘腾笼换鸟’和‘制造业转型’这样专业的词了。”强尼说。

不仅是做生意的外国人,来中国做外教的部分老外,也在近年来受到政策影响而陆续搬离中国。2015年前后,教育部出台相关规定,规范各类公办高中“国际部”,并对收费进行限制。此后,上海、北京等地相继对公办校国际班使出“杀手锏”,或限办,或改制,这也让一批资质不合格的外教开始撤出中国。

帕特里斯就有个法国朋友,此前在广州的一家公立学校教法语,但随着中国关于外教的身份审查越发严格,这个没有教师资格证的朋友在2017年年初离开了广州。

“搬家时他一边打包,一边抹眼泪,说在中国待了3年,处出感情了。”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来中国教书的外国人很多,有些是没有教师资格证的。图/全景
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
“没有谁愿意搬家,所有人都是念旧的”


强尼也见过在搬家过程中动情落泪的老外。有一次,他上门给某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文化处的某位负责人搬家,正打包装箱呢,对方突然哭出声。

“一直以为领馆的人不会轻易感情外露,但现在看来他们是在中国住习惯了。”强尼说。

这是所有外派到别国的员工常常会产生的困惑:当你被派到国外时,你需要大半年的时间熟悉生活节奏并建立人脉交际网;当你逐渐适应异国城市的环境时,也许公司总部突然的一纸调令,又逼迫你前往另一个国家、另一座城市,从头开始适应新环境。

这也是许多国际公司在将员工外派到其他国家前最担心的事情。“没有谁愿意搬家,所有人都是念旧的,在一个地方待久了,都不会愿意轻易离开。”

如今,越来越多在海外有所布局的公司,都会在员工外派之前,对外派成本进行一番测评。

“送一个员工出国,给他在国外包吃包住,让他在国外安定工作,这是物质成本;如果员工在国外不适应,要搬家回国,然后提出辞职,这一来一回耽误的时间,对讲究效率的企业来说损失更大,这是隐性的时间成本。”帕特里斯说。


在中国住了3年的老外,搬家时带走了陶器、中国结和兵马俑

有的外国人来华工作时携家带口,搬家时更为麻烦。


为了把时间成本降到最低,帕特里斯所在的公司在派员工出国前,会对其进行一个特殊的心理测试,人事部门的负责人会问一堆关于在异国生活或工作的问题。测试结束后,面试者的回答将被递送至特定系统进行评估,只有被认为适合外派出国后,才会被单位批准放行。据他介绍,如今在欧洲和美国,越来越多在海外有规划和布局的公司,都已开始采用这种检验员工“外派适应度”的智能测试。

2013年公司搬离深圳时,帕特里斯特意嘱咐搬家公司,把自己在深圳租住的公寓里的所有物件全部打包装箱,运到印度新德里的新公司。

“去新德里工作,我希望室内尽量恢复在深圳时期的场景和布局。以后再去到任何一个国家,我都希望房间里像我在深圳的那间公寓一样,桌上有陶器,门上有中国结,书架上有兵马俑。


✎作者 | Junitaille

欢迎分享文章到朋友圈

新周刊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禁止转载